印媒提议举办第14轮会谈,还拿普京对华施压,称这是三国峰会前提

2021-12-27 21:09:25 文章来源:网络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印度又开始对在地经营的中企进行打压,印度的税务部门以“涉嫌逃税”作为理由,将**多家知名移动设备厂商列为重点排查对象,动用大量人手对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等城市的中企经营场所展开了大规模的突击搜查。虽然印度税务部门宣称得到了“可靠情报”,但是直到目前还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可以坐实对中企的指控,不过就在印度接连对中企出手之后,印度媒体又开始**作起中印边境问题,只是相较于过去的宣传基调,这一次印媒要显得更加稳健。

据印度《经济时报》25日援引高层人士给出的消息,印度军方已经向中方提议,尽快举行第14轮印中军长级会谈,并声称中方已经对这项提议作出了非常积极的回应,只是具体的会谈日期还没有商定。

而在报道的**后,印度终究还是没能改掉用别国来向**施压的坏习惯,称俄罗斯总统普京一直希望打破印度和**之间的障碍,从而让欧亚大陆变得更为和平稳定,因此在边境地带两军脱离接触,可以成为中俄印三国首脑峰会的关键前提。

回顾过去印度对于军长级会谈的态度,以及两国在会谈中所经历的一系列波折,可以说此次印度在态度上的转变非常剧烈。长**以来印度在边境问题上始终坚持“前进政策”,既通过不断的蚕食来扩大自己的地图疆域,可是伴随着**对西部地区的大力投入,印度的前进政策宣告失败。可印度政府却异常执着地想要继续冒进,因此近些年中印两军在边境地带时常会有肢体接触甚至是小范围的对峙,而每当有此事发生之后,印度媒体都会进行疯狂**作,同时印度政府还利用**西方打算战略**围**的这个时间点,联合其他势力对**进行施压。以试图逼迫**就范,或者在边境问题谈判桌上占据主动。

而现在印度不仅主动找上我们希望尽快展开第 14轮军长级会议,而且还搬出普京来抬高自己的价码,结合当前印度**的经济形势,可以想象莫迪政府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首先边境地带现在正处于不利于人类活动的冬季,再加上今年的寒潮强度较高,依靠印军现有的后勤保障体系,光是在边境驻守就可以竭尽所能。其次,全球供应链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不仅出现有飞**的海运价格,还有居高不下的大宗货物市场,而此前印度又开始对原产自**的工业制品征收反倾销税,这些都说明印度的经济状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但无论印度政府究竟抱着何种目的希望和我们展开新一轮的军长级会谈,**自然不会拒绝,可接受邀请是一回事,实际磋商就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印度继续在会谈上提出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也必将延续上一次会谈的结论,毕竟对于**而言,目前边境上的兵力部署和后勤保障措施于我方有利,无论印度想要拖多**,我军都能奉陪到底。

来源:锦州广播电视台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孙伶俐):2021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处在动荡变革之中的世界,在持续反复的新冠肺炎疫情中艰难前行。

2021年5月,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和以色列之间暴发了持续11天的大规模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记者当时曾前往采访了冲突地带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民众。这场冲突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多,加沙地带的重建工作进展如何,无家可归的巴勒斯坦民众如今境况如何?加沙边境的以色列民众是否已经**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12月,尽管巴以冲突的硝**已经散去,但加沙地带依然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和影响。在5月的冲突中,以军对加沙地带进行了持续轰**。

当时,**括半岛电视台和**联社等媒体机构所在的一栋国际媒体大楼被**毁。许多媒体工作者虽然提前撤出大楼,但眼睁睁看见自己工作的地方被夷为平地。半岛电视台在加沙的负责人韦尔·达杜告诉记者,半岛电视台为了维持运转,克服了很多困难,现在依然有设备和资金缺口,还需要能容纳多个部门的办公总部。但加沙重建进程缓慢,他对此非常失望。韦尔•达杜说:“在办公楼被**后,半岛台仍旧继续工作,**括持续报道战争的情况。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半岛台损失了很多设备。我们目前临时在哈吉大楼租用了办公室,同时在加沙城中心塔巴大楼里重新建立了办公地点,离之前被**的国际媒体大楼不远。我们对重建的进度很失望,重建极为缓慢拖延。到目前为止,没有人通知我们国际媒体大楼什么时候重建。一开始所有人,**括楼主、记者都抱有很大希望,以为重建很快会开始。当时,有很多会议和讨论,但不幸的是,没有任何进展。”

半岛电视台在加沙的负责人韦尔·达杜在临时办公室里工作

加沙市中心一栋大楼被**后摇摇欲坠

33岁的律师阿塔拉的家原本在被**毁的国际媒体大楼里。他说,大楼被**后,楼里的住户要么到外面租房住要么住在亲戚家中,生活非常不方便。很多人对大楼被**至今心有余悸,而对于何时能重建大楼,他感到希望渺茫。阿塔拉说:“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大楼被**时,我们什么都没来得及带出来,钱、重要证件还有其他生活用品,什么都没带出来。我们需要住处,需要租金,需要很多东西。到目前为止,很多人仍然对**楼的事很震惊,不能接受。现在的居住条件肯定是不如以前自己家里,孩子们也失去很多东西,书本和学习资料,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没把书本全都备齐。此前几次冲突中被摧毁的房屋到现在都还没建好,**近这次,希望就更渺茫了。”

加沙居民在空地上准备重建房屋

加沙的重建进展缓慢,而在以色列边境城市的生活已回归正轨。距离加沙边境只有900米的以色列黑箭纪念公园在冲突期间被关闭,而现在不少以色列民众在公园聚会、游玩,有人在烧烤庆祝生日,有人在喝咖啡聊天,似乎已经忘了近在咫尺的铁丝网。22岁的**孩沙**诗告诉记者,她希望和平的生活能一直维持下去。沙**诗说:“今天是周六,休息日,我们决定来这里喝喝咖啡,欣赏**丽的风景,开心地玩玩。我希望我们能到这里旅行,做些寻常的事情,而不是看这些(加沙边境的)围栏。”

以色列民众在加沙边境附近公园举行生日烧烤会

68岁的纳瓦罗是一家公司的经理,他和**子住在以色列南部边境的玛法西姆集体农庄。天气晴好的时候,从他们家的院子里就能看到远处的加沙。巴以冲突期间,他们一直呆在家中,每当听到火箭弹袭来的警报声他们就赶紧到避弹室躲避。随着加沙边境**平静,他们的生活也**如常。在他看来,冲突虽然可能卷土重来,但眼下,生活平静**好。纳瓦罗说:“在巴以冲突期间,我们不得不在家呆了两周,因为政府要求我们除非有紧急情况,不要离开家。现在冲突结束了,我们已经重新开始工作,一切**了正常,像平时一样,不再有什么问题。当然,你听到****声时会感到害怕,但这就是我们这个**的情况,有很多战争,从没有和平,这就是现实,我不认为战争结束了。但现在一切正常,生活平静**好,我喜欢这种感觉。”

纳瓦罗夫**在自家院子里能看到远处的加沙

冲突结束后,加沙边境还保留有训练使用的以军坦克

在5月巴以冲突期间,派尔曾经临时担任玛法西姆集体农庄的发言人,现在他已经重新做回了此前英语教师的工作。他说,虽然这一轮冲突结束了,但是加沙人民却面临生存困境,而近期在耶路撒冷发生的几起持刀袭击事件也令人担忧。他希望以巴双方能用外交手段解决冲突。而对于未来的**和平,他保持谨慎乐观。派尔说:“冲突依然存在,双方都对彼此提出了很多要求。目前局势依然很紧张,我们知道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引起新的冲突,就像上次一样。我认为每个人都能理解只有用外交方式才能解决冲突。我作为这个距离加沙非常近的集体农庄的一名成员,我希望加沙人民能过上正常的生活,解决水的问题、健康问题、经济问题等,现在很多人失业,只有很少的加沙人能来以色列工作,加沙经济面临困境,我希望这些问题都能解决,因为问题存在的时间越长,双方之间的局势就会越紧张。”

大卫身后几公里外就是加沙

2021年5月的那轮冲突是在5月21日按下暂停键的,但硝**散去并不意味着和平可期。无论是巴勒斯坦人还是以色列人,他们都不知道这次停火能维持多**,普遍期盼的**和平何时才能到来。

巴以双方今年5月在加沙地带的这轮冲突是2014年以来规模**大的一次,给加沙带来了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目前加沙的重建进程依旧缓慢,困难重重。**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牛新春指出,加沙重建的两大难点在于资金和物资运输:“有两个关键问题。**个是能筹到钱,第二个是筹到钱之后买了东西,这些东西要能够进到加沙。这两个现在都有挑战,**个如何在国际上筹到钱,可能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国际社会主要的一些相关**,来积极地捐一些钱。

但是更困难的就是对加沙来说,筹到钱,买了东西之后这些东西怎么能进去?加沙(地区)是被以色列整个**围和封锁的。加沙的西面对着地中海,东面以色列修了很高的隔离墙。要进入加沙,必须通过以色列设立的关卡。这个关卡以色列卡得很严,以前进任何东西,都要得到以色列的允许和检查。其中2014年那次加沙危机之后,国际社会捐了很多钱,但是**后都没有落实,就是(因为)把这些东西运到加沙太困难了。”

多年来,巴以之间的关系陷入“冲突-停火-再冲突”的“**”循环,牛新春认为,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巴勒斯坦问题长期未能得到公正解决。这一问题不解决,未来加沙冲突仍不可避免。牛新春说:“它的根本原因就是加沙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没有出路。现在整个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地区大概有500多万人,这500多万人从1948年以来一直要建立自己的**,但是建立自己的**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所以他(们)没有出路,他(们)就得找到跟以色列对抗的手段。如果说不能够真正解决巴勒斯坦建国的问题,未来的加沙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巴勒斯坦问题一定要再重新回到两国方案的路上来。只有通过两国方案解决了巴勒斯坦建国的问题,那么加沙问题才能**终得到彻底的解决。”

来源:国际在线

上一篇:印度连体双胞胎被父母遗弃,收容所长大获政府工作领两人工资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无锡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